新形势下的北外翻译学科建设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老师,今天我们将全国各地的专家邀请到北外,召开“一带一路”翻译研究学术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由副校长主持,校长致辞,可见本次会议规格之高。近几天还会有很多活动,例如“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即将于本周日举行,届时将有各个国家的元首和数千名专家齐聚北京。我本人也有幸获邀出席早上的开幕式和下午发改委组织的平行论坛。自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世界各地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关注中国。本次论坛规格高,与会者关注的话题角度多元,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北外的翻译学科有着悠久的历史。1979 年,联合国为了鼓励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事务,在全球设立了三个高级译训班,其中一处便设在北外。另外两处分别设在俄罗斯和非洲的肯尼亚。这两处如今已经不复存在,而北外的译训班则发展为今天的高级翻译学院,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高级口笔译人才,在中国的外交外事战线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2007 年北外成立翻译系,开始招收翻译专业本科生,同年开始招生翻译硕士(MTI),是国务院学位办首批 15 所 MTI 试点单位之一。我们一直很谨慎,招生规模比较小。但由于翻译需求较大,我们准备适当扩大一点规模。


2016 年 5 月 12 日,北外创刊了《翻译界》,至今已经连续出版了 3 辑。第 4 辑将推出“一带一路”特刊,专门讨论“一带一路”翻译研究问题。借此机会,我想请大家对《翻译界》予以关注和支持。该刊虽然仍处于初创时期,但在大家的共同关注和支持下,我坚信《翻译界》将来会成为一份为我国翻译事业做出贡献的重要期刊。希望大家通过本次论坛,可以就如何办好这份期刊,提出你们的宝贵意见。其实,在北外创办的期刊中不乏值得借鉴的先例。例如《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文学》、《国际论坛》、《中国外语教育》、《国际汉学》和《国际汉语教育》等刊物凭借其高质量的学术追求、优秀的编辑队伍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得到了同行和国家主管部门的认可。


北外的语种建设到现在为止逐步符合国家战略,我们现在的语种开设数量是 84 种。大家都知道,非通用语种、小语种人才培养的成本非常高。我们现在正稳步推进非通用语种建设,围绕主动服务国家战略,做出我们的贡献。


到 2020 年,北外开设的语种要覆盖所有与中国建交国家的官方语言,差不多 100 种。这些非通用语种建设跟传统语言文学学科不太一样。早期我们一个小语种三四个老师,我们现在从一开始除了语言文学的师资储备以外,还鼓励一些年轻老师到国外相关的顶级大学进修,读学位。我们要求他们最好能够有一门专业,将来能做国别研究。所以在语种覆盖的同时,我们逐步地做到区域国别研究全覆盖。而且,我们北外成立了一些国家研究中心,很多都是国家的总统、总理、副总理来揭牌,这是因为北外的很多语种在国内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同时也承担着为中国其他高校未来储备师资的任务。所以国别研究,包括我们一些大的研究中心,如美国研究中心、英国研究中心、加拿大研究中心、日本研究中心都有很悠久的历史。有些研究中心的成果受到国家的高度关注。北外要有使命感,不仅做外语教育学科的引领者,还要为国家培养国别研究的人才。


回到今天的主题,北外翻译学科的建设需要在座各位的支持。我们相关的领军人物都在对此进行思考,包括《翻译界》主编马会娟老师。她今年荣获了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称号,我们感到特别高兴。我相信,北外与其他大学一道召开这样的研讨会,共同探讨发展翻译学科的发展,一定会大有作为。目前,高级翻译学院和英语学院都在尝试,争取在确保教学质量的前提下,为国家培养更多的翻译人才。因此,本次论坛有着特别的意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要在近期跟中国外文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中国外文局的很多资源都与翻译学科高度相关,中国翻译研究院便设立在外文局。由于北外开设的语种数量最多,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具有突出地位,前任局长周明伟曾借在北外发表演讲的机会,与北外协商合作事宜。现任局长张福海则将于近期与北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支持北外的语言文学研究、区域国别研究,特别是翻译学科的发展和翻译人才的培养。我就说这么多,代表学校向各位专家来到北外,表示衷心的感谢。预祝研讨会取得成功,谢谢大家。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