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绘制译学研究图谱: 西方学者对翻译学学科框架的新探索


编者按:2017 年上半年,《中国翻译》发表了两篇有关当代翻译学发展趋势的文章:一篇以中国知网收录的 17 种外语类核心期刊为数据来源,以霍姆斯(Holmes)的译学构想为框架,对翻译研究在中国 15 年来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描述与分析;另一篇则回顾了后霍姆斯时期翻译学在研究范畴和研究途径上的最新发展。两篇文章共同的出发点是霍姆斯于 70 年代提出、图瑞(Toury)在前者基础上绘制的翻译学构想图,反映了霍姆斯译学构想的前瞻性以及强大的生命力。然而,自霍姆斯提出建立一门新学科“翻译学”并初步勾勒出翻译学的学科框架以来,翻译学研究在中西方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西方学者在翻译学研究本体上也进行了新的探索。本栏目简要概述了发表在国际翻译研究著名期刊《媒他》(Meta)、《目标》(Target)和《翻译论坛》(Forum)上的三篇相关论文,以飨国内译界学者。


重新绘制译学研究图谱:  西方学者对翻译学学科框架的新探索.pdf